图文不符

我的文字没有灵魂,只有欲望

我的诗句没有人格,只有自由

©图文不符
Powered by LOFTER

最近在看秦川史诗《白鹿原》。

《复仇》第一季还没看完,就等《权利的游戏》最新季了。

呃,速八还没有去电影看。

噢,今天祖祠修建完成亲朋好友一起庆祝。

520,其实我不够爱你。

你的名字,有毒。

你的名字,我只说三次。

一次在入梦时分,爱欲颠簸在山中央,顺水而没。

一次在睡醒之后,贪婪呼吸着的氧气也只够呼唤你的名字。

最后一次,在死去之时,紧闭的眼帘强撑着呢喃你的名字。

你的模样,我只记一次。

一次就足够  山河寂寥。

一次就足够  黯然泪下。

一次就够

怕一开口  你便老去。

——————

【《一次就够》昏鸦派】





我是一朵狗尾巴花  

在寻觅温暖湿润之处  挺挺玉立


你是一朵牵牛花  

就在路边张开口  嗷嗷待哺


我在上游撒了泡尿

期待下游的你怀孕


不管世界如何复杂  我们都会相爱

【《花开在这个世界》昏鸦派】

  


一个人的人生,一个人的旅行

一个人的孤寂迟早会把一个人吞没

漆黑的人生竟然遇见了你

没有光亮,没有欣喜

我说喜欢女流氓

你真的成了流氓

我说喜欢撩闷骚

你真的成了闷骚

你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却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我爱过一个女人

树上花开  她在树下 

我的目光凝结成了丝  作茧自缚

原来我还在这里

她坚决  不希望被等待

今年夏天  

还能再遇见orgasm时的她吗?

————————

【昏鸦派】

“我以为长大一些冷漠一些对谁都防备,可以留得住快乐。”

“结果呢?”

“困在原地,纠结住了。”

“男胖短,女胖深,男女都胖要离婚。”


果然肥胖才是阻碍人类性福的重大障碍。


“高峰的快感 刹那失憾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 要献便献吻”


躺着

一丝不挂

眼睫紧闭着

散发胴体香味

其实你毫不羞涩

只是绽放诱人秀色

皮囊也只是一具尸体

褪去一切与你赤裸相对

将我温度慢慢炙烤你冷漠

将我热烈与兴奋传染你神经

将昂然凶器犯罪般攻掠你蜜处

赤果果的尸体是地球最美丽风景

你永睡不醒中的心脏渴望澎湃汹涌

从头到尾一次次猛烈冲击永不停息般

G 潮是你在世间留下的最甜蜜微笑表情

我相信日复一日的抵死缠绵能够令你复活

说好的永远便是永远沉沦永远放纵永远炽烈

————

【《女干尸者的语言》:昏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