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不符

我的文字沒有靈魂,只有慾望。
我的詩句沒有人格,只有自由。
這是我的私樂園。

©图文不符
Powered by LOFTER

白天和夜晚是两种人

清醒和酒醉是两种人

每个人都有两面

一面拥挤

一面孤独
————————————
《两面》昏鸦派

【旧文新发】

一具干枯的胴体  躺在干枯的床上

黏黏糊糊吹拂着  黏黏糊糊的眼睫

温度越来越燥热  转辗反侧并没有

心底冷意未停止  反而越来越湿润

脑海有片宁静带  估摸着发情时间

心跳呼吸不正常  眼眸未如期发红

不正常还有硬度  似寻觅洞穴出路

混乱着纠缠不清  蛮搅胡缠混乱着

有几多风雨力度  便几多满足愉悦

其实我们都清楚  所谓爱情都模糊

野狗交配不是爱  鸽子交欢不是情

我们心底藏着毒  毒瘾来着便要爱
——————————————
【《所谓爱情》昏鸦派】

曾經與你在雨下共撐浪漫過的藍色傘,如今卻放在鴿子棚裡遮雨。
當然,不是我放的,是我弟弟。
我也不會把它拿下來,已經過去了的傘,那便讓它過去吧。
曾經,多麼懷念的字眼,也只能是曾經了。
還是喜歡新生,正如藍傘下的那兩隻雛鳥,剛出來不到一個星期,但我知道,它們會在一個月之後長出翅膀羽毛,很快便能飛翔,而它們的母親,則會重新下蛋,重新孵化新的生命。
月鴿,月鴿,這名字取得很好,它們的出生至成長很快的,一個月足矣。
如此迅長的生命,年月過得很快,不似多情的我們,年月被困住在情感裡,走的出去是解脫,走不出去是輪迴。

谁  一日三餐当过场

谁  贪稍纵即逝之美

每天的每天

都在梦里兜兜转转

迷情拾遗

谁  拼命寻觅宿命出口

谁  哭泣而生 哭泣而活

最后撒手 却面带笑容

谁 一生只培育一首诗

生如春光魅惑

死如玫瑰绚丽

敲钟人的钟

守夜人的夜

酿酒人的酒

都是诗人的诗

嗜血者失血过多

一眨眼天就黑
————————————
【《诗人的诗》昏鸦派】
【旧文新发】

2——

是你嘴唇留下余温

说好的  吻下去

转身  却已然生恨

0——

这是一个无人完成的任务

睡觉不等于醒来

句号后的话语

或许你  能听见

1——

总是决意孤独

以此为乐

总是任性欢笑

以此为悲

乐须生悲  悲须酒

酒后寻欢  欢后醉

7——

习惯使然

倒退的时光不听话

她的白骨埋葬着  她的诗  

与她的爱

她的恨  却偷偷溜走

等待光临

————————

《2017年,给自己的第一首诗》——昏鸦派 

【旧文新发】

你说这城市那么空

没有问候  

没有关怀  没有关系

说着说着

泪  盈于睫

你说这生活那么累

尘世寂寥

拼命呼吸  拼命喘息

说着说着

心  已不在

你说这世界那么大

彼岸荼蘼

给他写信  从未回信

说着说着

就这样罢

————————

《说着说着》——昏鸦派

【旧文新发】

夜色被撩得有點壞

躲閃開來  偷窺著被窩裡晨運的人們

感情被撩的有點歡

點燃粗暴  寵幸光臨成了一顆骨刺

快感上癮  卡在呼吸粗重之中

一吻之下  貪歡不止

六月,已無良人

熱辣陽光下的火辣胴體

太陽黑子每每吸收一粒

噴湧白漿顏色便白一分

在炙熱下瘋狂迎合  本能窒息  瀕臨死亡

高潮之神來接納

享受這最後餘歡

六月,我是涼人

請你再次寵幸
——————————————
《六月與涼人》昏鴉派

妳如皇后般絢麗  光彩動人

傳說  雪糕藏匿在你那私樂園

光彩凍人  等待忠臣跪舔

酥軟綿綿  順滑溜溜  濕意盎然

伸出溫熱舌尖  舔一舔  便入銷魂魔道

撩人星辰嫌棄火辣陽光  

貪情化成一道閃電劈入你胸前  你大腿根  你流淚的蜜穴  融化成你的模樣
——————————————
《雪糕姑娘》——昏鴉派